您當前位置:鄭州投資控股有限公司 >> 新聞動態 >> 公司新聞 >> 瀏覽文章

樓繼偉:信用債應全部退出銀行間市場,防止數據金融平臺大而不能倒

時間:2020年12月22日  信息來源:網站原創  瀏覽量:343

 

  

12月20日,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主任、中國財政部原部長樓繼偉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年會表示,金融要回歸本源、服務實體經濟。金融亂象對國內大循環有很大危害,治理金融亂象還不能說已經完成。在美國金融政策外溢性導致外部市場波動性明顯加大背景下,中國需要保持定力,去杠桿治理亂象的方向不能動搖。


談及最近輿論熱議的螞蟻集團暫停上市,樓繼偉表示,近期對某金融數據平臺的約談暫停上市,其實質是防范系統性風險于事前事中。


談及債券市場問題,樓繼偉表示,去年7月份,央行和證監會決定同意兩個基礎設施間互聯互通合作,這是一個可喜的變化,建議盡快落地。銀行間市場應回歸同業拆借市場的本位,信用債應當全部退出,利率債(國債和政策性金融債)可在兩個市場同時交易,結算要打通,既方便銀行間抵押融資,又促成兩個市場同債同價。


對于單一數據金融平臺占有的市場份額過大的問題,樓繼偉表示,可能會導致大量的信貸壞賬。以某平臺為例,其與多家銀行合作形成數萬億貸款。可以限制與單一平臺合作的銀行數量,讓多家平臺按同樣的條件做類似業務。需要在效率和風險之間做出平衡,要防止贏者通吃、大而不能倒。正如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,金融創新必須在審慎監管的前提下進行。


以下為樓繼偉發言全文:


今天,我們的題目是雙循環新格局與資本市場新發展。我簡單地跟大家說一下雙循環,然后說資本市場在其中的作用。


今年9月1日,習近平總書記主持中央深改委第十五次會議,當時就提出了“加快形成國內大循環為主體、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”。十九屆五中全會進一步將雙循環發展格局列為“十四五”以及直至2035年遠景目標的重點內容之一,提出需要推動更深層次改革,實行更高水平開放,并兼顧發展與安全,為構建新發展格局提供強大的動力。


4月9日,黨中央國務院發布《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》,這個《意見》是推動更深層次改革的綱領性文件。其中,資本在五大要素之中。就此,我談幾點意見或者體會,我這里講的資本市場是廣義市場,不僅包括股票、債券、信貸,還包括監管、金融基礎設施以及財經關系。


第一、金融亂象對國內大循環的危害。


2016年前短短數年,我國資本市場發生了嚴重混亂。


大型商業銀行均控有保險公司,紛紛開辦證券公司,辦有理財業務,并利用網點優勢,銷售關聯的保險和資管產品,還入局PE和VC行業。保險公司熱衷于控制商業銀行,某些治理結構不良的保險公司更是借此為其循環注資、“龐氏融資”提供便利。商業銀行繞過撥備覆蓋率、風險準備計提以及存貸比、資本充足率等監管,將大量資金出表,開展委外,通過通道資金池方式,形成銀行的“影子”。這進一步放大了相關行業的杠桿水平,積聚了風險,P2P泛濫,風險事件頻發,銀行同業拆借早已不是頭寸調劑,拆借的范圍也超出了同業。


實體經濟沒有足夠的收益,資金被抽入金融行業。高杠桿、高風險、高利潤運營,金融行業的利潤比其他所有行業的利潤總和還多,帶動實體經濟的利率大幅抬升,企業融資難、融資貴,嚴重影響了雙循環發展,特別是國內大循環。


第二、金融回歸本源,為實體經濟服務。


2015年底,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“去杠桿”,2017年中央金融工作會議,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提出“金融要回歸本源,為實體經濟服務”。


在此之后,開始治理金融亂象,首先是加強風險隔離,清理證券公司資金池業務,銀行理財公司子公司化,而且必須是一級子公司,不允許往下沉。銀行資金不得再做股權投資,保險公司保險信保,壓縮萬能險業務,對控制銀行做循環注資行為進行清理。證券公司以經紀和投行業務為主業,對所辦的基金公司風險隔離。證券、基金管理不同類型的基金要嚴格風險和利益隔離。


嚴禁高利剛兌型債券類資產。PE和VC公司管理的基金開始備案,并從資金池切斷,以防止所管理的基金之間操縱收益。這有助于投資人識別關聯風險。P2P已全部清零,宏觀杠桿率高位趨穩,市場利率穩中有降,變化是可喜的。


第三、去杠桿治理亂象的方向不能動搖。


今年以來,宏觀杠桿率再次提高,大約比去年年底提高了20個百分點,達到了260%,這是特殊時期的特殊表現。今年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突然爆發,作為應對措施,我國和世界各國都采取了擴張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,導致階段性的杠桿率高企。目前,我國控制疫情和恢復經濟取得令人矚目的成績,成為全球唯一的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,非常時期的財政貨幣政策正在考慮有序退出。


我上次說過一次,我們應該考慮有序退出了,馬上有人炒作說我馬上要退了,我再強調是考慮有序退出,不能說立即就退,而是必須逐步退。這樣宏觀杠桿率應穩住并逐步下降。


幾個原因:一是治理金融亂象雖取得重大的成果,但遠未結束,資金池的清理、資產凈值化、取消剛兌、高風險機構的排查清理、金融基礎設施紊亂等現象還需要繼續整治。二是美國、歐洲等主要國家的宏觀政策的外溢性明顯,特別是美國。全球金融市場波動的風險加大,而我國正在加大金融開放,需要保持戰略定力,辦好自己的事。


第四、混業經營不是方向,要向分業轉型。


與分業經營相比,直觀上看,混業經營有利于節約經營成本,但也容易蘊藏和傳遞風險,導致金融風險問題愈演愈烈,對國民經濟帶來較大系統性風險。同時混業經營要真正控制住風險傳染,要求金融監管從分業監管轉為精細的網格化管控,要深入到金融業經營的內部,大幅度增加金融機構的合規成本。綜合考慮混業經營規范運營后,從金融機構微觀角度看并不一定節約經營成本;從治理亂象和采取的措施看,是在削弱混業,要進一步向分業轉型;從國民經濟整體來看,金融業分業經營能夠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的發展。


第五、相對于股票市場,債券市場是短板。


2015年之后,股票市場的改革加快,科創板、注冊制、證券基金、強化退市制度、規范證券公司融資融券業務、加大股票欺詐的處罰力度等措施相繼出臺,相比而言,債券市場改革是短板。


今年以來,債券違規違約的事件頻頻發生,特別是大型國企違約事件更是影響相關地區國企和政府的公信力,存在的問題比較多,我簡單講幾個主要的方面:首先,市場分割,發行和監管不統一,發行的審查多頭管理,特別是銀行間市場早已不是銀行間融通資金的定位,非銀行金融機構、非金融企業都可以在銀行間市場發行上市債券,包括中期票據。其次,交易所市場和銀行間市場交易分割,同債不同價,同一種債務、同一種債券不同價,這種風格狀態會導致為爭取市場份額而放松標準。


去年7月份,央行和證監會決定同意兩個基礎設施間互聯互通合作,這是一個可喜的變化,建議盡快落地。


債券市場的問題很多,解決的基礎條件是:發行標準、交易流通、監管機制的統一,按照證券法,市場應是交易所市場,監管機構應當是證監會,銀行間市場回歸同業拆借市場的本位,信用債應當全部退出,利率債(我指的是國債和政策性金融債)可在兩個市場同時交易,結算要打通,既方便銀行間抵押融資,又促成兩個市場同債同價。


第六、要防止數據金融平臺大而不能倒。


數據金融平臺在我國發展很快,有相當的積極作用,主要是依據收集的數據分析,借款方的風險特征,提供給貸款銀行,幫助其獲客和做出風險評估,這有利于補充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對小微企業的服務能力,但也有可能造成系統性風險。


有的專家已經指出,這些數據金融平臺的資本加杠桿,他的供貸的份額小,以至于風險留存不足,To C和To B的比例不當,數據所有權問題等等,這些我都不做評論,如果有需要解決的話,可以定出規范。我再另外指出一點,如果單一數據金融平臺占有的市場份額過大,平臺數據的真實性以及平臺的風險評估模型一旦出現偏差,會導致大量的信貸壞賬,例如某平臺短短幾年已同數十家銀行合作,形成數萬億貸款。


解決辦法,可以限制與單一平臺合作的銀行數量,比如說不得超過十家或十五家,同時按同樣的條件,讓多家平臺做類似業務,形成競爭,螞蟻金服可以做、京東白條也可以做,大家同樣的監管。這樣有比較、也便于監管,并在效率和風險之間做出平衡。服務的平臺如果服務上百家銀行,他的效率最高,但是風險最大,我們不得不在效率和風險之間做出平衡,防止贏者通吃、大而不能倒,留下系統性風險隱患。正如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會議所要求的,金融創新必須在審慎監管的前提下進行。


第七、宏觀審慎監管要面向事前、事中。


最近,對某數據金融平臺的約談和暫停上市,實際上是防范系統性風險于事前、事中,這是核心點。如果系統性風險已經爆發,政府不得不去救,那么納稅人恐會損失。這方面國際的經驗可借鑒,美國履行宏觀審慎管理的是金融穩定監督委員會,由財長做主席,成員是各監管機構,委員會定期開會,分析各金融領域存在的風險。決策之后,由該領域監管機構去排雷,并向委員會報告。在美國財政部設有專門的團隊,匯集各監管機構信息和市場變化,用模型輔助分析可能出現的信用系統性風險,交由委員會討論,通過這種辦法,將系統性風險止于事前、事中,財長做主席的原因,是其更適合于代表納稅人的利益,保護納稅人是其職責之所在。

以上是資本市場幾個方面問題的思考,是提出問題和解決問題的建議,供大家參考,助推問題解決,使資本市場發展更加健康高效,助力雙循環發展新格局。(來源:大河財立方)




上一篇: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 習近平作重要講話

下一篇: 阿里云落戶高新區,代表團一行考察天健湖智聯網產業園!

?
百家乐在线_Welcome